本网站所有在线销售的快递都是正常发货,请放心购买!!

首页 > 快递空包 > 空包代发:空城

快递空包

空包代发:空城

更新时间:2019/11/24 / 阅读次数:27

  “我怎么作弊了?是你技不如人好不好?”

叶鹏飞笑着,但还是把剑收了起来。

领悟了北斗七星剑阵之后,他的战力暴涨,有十足的信心能够一剑斩灭血魔老祖的人神傀儡,但这样一来血魔老祖也必定受伤,眼看大战将近,叶鹏飞还指望着血魔老祖为自己出力呢。

血魔老祖伸手一招,那些从地面涌起的血雾,以及那只骷髅战士也随之消散,随后不服气的哼声道:“小子,别以为你领悟了北斗七星剑阵就可以无视顶级大帝,我还有最后的杀手锏未曾使出,这杀手锏一旦祭出,你必死。”

叶鹏飞笑道:“输了便是输了,别找借口。”

血魔老祖却没有笑,脸色非常郑重的道:“小子,你要知道,但凡是能将修为修炼到劫变境界之人都绝不是弱者,何况是顶级大帝,我警告你,万千不好小看任何一个顶级大帝,不然的话,你会死得很难看。”

叶鹏飞看着血魔老祖的脸色,心中却是一凛。

血魔老祖说的确实很有道理,在长生界中,大帝极为稀少罕见,修炼到劫变大帝之人,那一个不是一方霸主,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是弱者,轻视大帝绝对是一件极为愚蠢的事情。

“多谢教诲。”

这一次叶鹏飞是真的很感激血魔老祖了,若不是他的提醒,自己很可能因为实力的突然暴涨而得意忘形,导致犯下一些低级错误。

听到叶鹏飞的话,血魔老祖欣一笑。从自己的空间戒指中取出一件与此前一样的白色斗篷,扔给叶鹏飞道:“穿上吧,你现在实力虽然暴涨,却还不宜暴露身份。”

上次那件白色斗篷已经在雷劫中被毁坏,叶鹏飞也没有客气,将白色斗篷套在自己身上,再一次将自己的容貌与白发遮住。

接下来,两人开始动身向着望乡城而去。

如今多事之秋,月儿身为风族帝女,身份特殊,有了身孕,叶鹏飞不放心他留在风族之中,他打算将月儿带离风族,当然,前提还得看月儿自己愿不愿意。

不过,即便月儿不愿意离开风族,叶鹏飞也要进入望乡城看一看,再有两日便是望乡城建城五十年庆典,他正想去见识一下风无极的不世风采,以及把风尘的龌蹉事情公之于众。另外,如果可以的话,他还要将那些陷害自己的人就一个个揪出来,然后一一算账。

望乡城内有各大家族的驻地,占地面积非常广阔,城中所居住之人,多是来到域外狩邪魔的修炼者,是以,望乡城可谓全民修炼,几乎没有一个弱者。

毕竟,能够来到域外之人,那一个不是经过层层考验,才得以进入望乡城,成为守护者?

血魔老祖在一次消失,他的身份不适合出现在大众的视野中,只能隐藏在暗藏,只要叶鹏飞召唤,他随时便会现身。

叶鹏飞独自一人竟了城门,让他诧异的是,这望乡城的城门上竟然没有人把守,要知道这里可是域外,难道就不怕有邪魔突然闯入望乡城。

但想想叶鹏飞也就释然了,望乡城中驻扎着诸多强者,一般的邪魔只有已进入便会被强者发现,群起而攻之,实力稍微强一些的邪魔就更加不可能进入,因为他们一旦接近望乡城,其身上散发的邪魔气息,便会惊动住在城中的大帝。

进入望乡城后,叶鹏飞赫然发现一个让人郁闷的问题,他并不知道风族的驻地在何处。

“奇怪,望乡城内的大帝怎么都消失了?只剩下四个低级大帝。”突然,血魔老祖的传音道。

“你确定么?”叶鹏飞一怔,问道。

“哼!本座修炼的血魔最善于感应对方身上的血气,只要本座在望乡城中,这座城有多少位大帝,我都能轻易感应得到,反倒是他们,想要感应到我的存在,却是万难。现在望乡城中只剩下四名大帝,风无极也不再城中,难道发生了山脉事不成?”血魔老祖道。

叶鹏飞也感觉诧异,不过他并不像理会这些,他这次来到望乡城,主要是想带走风残月,一众大帝不再城中,反而让他省了很多事情。

“你知道风族娲皇一脉的驻地在哪么?”叶鹏飞问道。

血魔老祖道:“我又不是人族,望乡城也才来过几次,我怎么知道?”

叶鹏飞无奈,看来等找一个客栈,跟人问问才行了。

客栈向来是一个鱼龙混杂的场所,里面聚集了各种各样的人,这种地方显然最合适打探消息。

当即,叶鹏飞在附近转了一圈,寻了一个客栈正想走进去,可正在这时,街边不远处的一条小巷之中突然闪过一个人影,叶鹏飞刚要踏入客栈的脚步突然一顿,而后二话不说便往那条小巷自己快步走了过去。

刚才突然闪过的拿到人影给他一种熟悉的感觉,似乎是个熟人,虽然叶鹏飞没有见到那人究竟是谁,但从其背影中,可以感觉到那人行色匆匆,似乎遇到了某些麻烦。

叶鹏飞来到巷子口外往里看去,却见巷子内空空荡荡,哪里半个人影?

“奇怪?难道我看错了?”

叶鹏飞心中嘀咕了一句,刚想转身离开,突听巷子围墙内传来一人的惨叫之声,紧接着,便是一个男子虚弱的声音传来。

“三少爷,我已经说了,我不认识你说的那个人,你就算打死我也没用。”

这人的声音非常轻,有各种一道高高的围墙,若非叶鹏飞听觉灵敏,还真不一定能听到对方的声音。

但是,叶鹏飞一听到这个声音,顿时认出了这人是谁,赫然便是不久前自己曾救过的叶邪。

“他怎么会在这?而且听声音好想这家伙又遇到麻烦了。”

叶邪与自己原来的样子有着九分的相似,两人很可能有某种关系,上次叶鹏飞便是念及于此,才出手救了他,却不知道这小子怎么又落到了这步田地。

当即,叶鹏飞悄然翻身上墙,趴在墙头上往里面望去,只见围墙里面真有四名男子,其中一名男子躺血泊之中,正是叶邪。空包代发:空城

空包网 http://www.shihuikongbao.com

上一篇:空包代发:互相猜忌

下一篇:空包代发:个也别想逃!

最新文章

最热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