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网站所有在线销售的快递都是正常发货,请放心购买!!

首页 > 便宜空包 > 快递单号购买被动的争风吃醋

便宜空包

快递单号购买被动的争风吃醋

更新时间:2019/6/25 / 阅读次数:19

  朱娟拿着电话思考半晌,脑袋很灵的回应道“我不想直接跟艾青谈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我现在人虽然在澳洲,但老家是国内的啊,艾青身边有不少社会上的朋友,空包网们要想搞我,我怎么办?”朱娟反问了一句。

“你后面有我,没事儿的。”男子轻声回了一句。

“不行,快递单号购买我还是不想直接跟艾青谈。”朱娟直接摇头回应道“但我可以让我的律师跟艾江谈,这话由空包网转告给艾青,我觉得更合适。”

男子停顿半晌,才点头应道“这样也可以。”

“好,那我就这么办了。”

“嗯,就这样。”

话音落,二人就结束了通话。

……

沈y,某ktv内。

短发女孩坐下后,就端起酒杯冲大菠萝说道“哥,我叫萱萱,敬你一杯。”

“好。”大菠萝点头后,拿起酒杯就一饮而尽。

萱萱短暂懵b后,才竖起大拇指说道“哥,敞亮!”

“呵呵。”大菠萝一笑。

萱萱举杯一饮而尽,随即双腿交叠着,一边剥着瓜子,一边冲着大菠萝闲聊道“你们总过来玩啊?”

“我不常来,空包网们应该总来。”

“那你还是个好男人呗。”

“……也没啥好不好的,”大菠萝略显腼腆“就是不太爱参加这种场合。”

“呦,说你胖,你还喘上了,来这儿还装呀?”萱萱调侃着回了一句。

大菠萝闻声都有点急了,很认真的解释道“我真的不总来这地方,来也是应酬,喝酒啥的。”

萱萱一愣,笑着点头“你这么说,我就看出来了。”

“那你年纪轻轻的咋干这个呢?”大菠萝直不愣登的问道。

萱萱再次一脸懵b“因为钱呗。”

“女孩干这个不太好。”大菠萝没话找话的回应道“我们公司在内也有会所,有一个小姑娘跟你岁数差不多,让客人给骗了,还吸d了,最后都跳楼了。”

萱萱听到这话差点没被噎死,心里可能都后悔来这屋了,想着还不如去陪那帮色鬼呢。

“没想着干点别的啊?”大菠萝明显是个话题终结者的问道。

“还没有,凑合干呗。”萱萱推着剥好的瓜子说道“你吃,你吃,你吃……!”

“现在卖服装也挺挣钱的,尤其是女装。”大菠萝吃着瓜子瓤说道。

“哦。”萱萱斜眼点头。

“我跟你说昂,这个女装……!”

“咣当!”

就在大菠萝要给萱萱上一堂经济课的时候,包房门突然就被推开了,两个剃着小平头的青年走进来,四处扫了一圈后,就来到了萱萱跟前。

杨鑫此刻正在和胖老板聊天,再加上屋内灯光昏暗,服务员时不时的就往里面送东西,所以空包网们也没注意到,有人进来了。

“干啥呢?”领头的小伙低头就冲着萱萱问了一句。

萱萱闻声抬头看了一眼二人,笑着就回了一句“这不坐房呢嘛。”

“龙哥点你台了,就冲着你来的,你怎么还坐房呢?”领头小伙摆手叫道“走,起来,跟我上那屋吧,龙哥等着呢。”

“你看我都坐上房了,你让龙哥再点一个吧。”萱萱依旧笑着回应道。

“呵呵,艹。”领头小伙上下打量了一眼萱萱,阴笑着骂道“你是不是有点给脸不要脸了?!捧你快一个月了,你跟龙哥玩路子啊?”

“真没有,我这坐着房呢,没法走。”萱萱推着领头小伙说道“你们先回去吧,我要一会下房了就过去。”

“哥们,空包台费我们掏了,人家对象来了,你行个方便,我把人领走哈。”领头小伙没搭理萱萱,只低头冲着大菠萝说了一句。

大菠萝从来到沈天泽的团队开始,就没有自己主动惹过事儿,但此刻空包网喝点酒,心里也感觉对方有点不太尊重空包网,再加上萱萱就在旁边,所以站起身回了一句“台费我自己能掏,空包现在坐我房呢,有事儿你们回头说吧,行吗?”

领头小伙皱眉应道“人家对象来了,你听不懂咋地?”

“是你对象吗?”大菠萝冲着萱萱问道。

萱萱闻声直接摇了摇头。

“你看人家说了,不是,赶紧走吧,行吗,兄弟。”大菠萝拍了拍领头小伙的肩膀。

“跟你没关系,今天空包肯定得坐龙哥的房。”领头小伙驴唇不对马嘴的回了一句后,伸手抓着萱萱的胳膊就往外拽“走,跟我走!”

“我不去,你们干什么啊?我不坐空包网的房都不行吗?”萱萱有点急眼的喊了一句。

“妈了个b的,你别给脸不要脸昂!在这收拾你一顿,你好看啊?”领头小伙指着萱萱的脸骂了一句。

“你们干什么啊?”大菠萝伸手推了对方一下。

“滚你妈的,你算个jb啊?!”领头小伙一拳就怼在了大菠萝的胸口上“滚一边去!”

众人一吵吵起来,那旁边的杨鑫和胖老板就是再聋,肯定也听见了,所以二人带着其空包网几个同伴,起身就围了过来。

“怎么了?”杨鑫嘴里喷着酒气,背手问了一句。

“我点的姑娘,空包网非得要带走。”大菠萝轻声回应道“没事儿,你们坐下吧。”

杨鑫听到这话,抬头就看向了领头小伙“干啥啊?”

“空包是我龙哥的女朋友,”领头小伙挺呛的回应道“跟你们没关系!”

“啥玩应跟我们没关系啊?你龙哥还上ktv捉奸来了啊?再说你就是捉奸那我们也花钱了啊,凭啥让你给人领走啊?”杨鑫指着领头小伙的手说道“把手松开,我们还喝酒呢!”

“你空包网妈啥意思啊,听不懂话啊?!”

“你跟我好好说话!”

“我跟你说个jb!”领头小伙使劲儿拽了一下萱萱“赶紧走。”

“嘭!”

杨鑫上去就是一脚,直接踹在了小伙腰上“你妈了个b,欺负老实人呢?把人给我松开!”

“你别打啊!”大菠萝赶紧拉了一下,快递单号购买皱眉看着领头小伙劝说道“出来玩是为了开心,你这样就没意思了,赶紧走吧!”

“艹你妈,你踹我是不是?”领头小伙指着杨鑫骂了一句。

“怎么的?”杨鑫单手插兜问道。

“你等着昂!”领头小伙松开萱萱的胳膊,带着同伴就一块出了包房。

胖老板在旁边一看这个局势,立马就冲杨鑫劝了一句“空包网们好像来不少人,要不咱先走吧?”

“对,先走吧,跟空包网们弄犯不上。”大菠萝也劝了一句。

杨鑫斟酌半晌,低头直接掏出了手机“艹,咱出门也不装b,但也不能挨熊不还手啊!就jb正常玩,我看空包网们能咋地!”

“走吧!”大菠萝再次劝了一句。

“我给空包网们打个电话。”杨鑫直接就坐在了沙发上。快递单号购买

大约不到一分钟后,杨鑫电话还没等打通,走廊内就响起了震耳欲聋的脚步声。

空包网 http://www.shihuikongbao.com

上一篇:快递单号购买婚礼前,老友相聚

下一篇:快递单号购买死人张嘴

最新文章

最热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