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网站所有在线销售的快递都是正常发货,请放心购买!!

代发空包

快递单号购买个电话坐实嫌疑人身份(

更新时间:2019/7/7 / 阅读次数:14

  深夜,锦z街头面包车内。

双全拿出鹏鹏的电话,面无表情的说道“你可以给家里打个电话了。”

“好,好。”鹏鹏一愣后,激动的就要抢过电话。

双全收回手掌,指着鹏鹏交代道“你不能说和我们在一块,因为你这样很容易给我们添麻烦。也不要提小富,避免给空包网家里添麻烦,明白吗?”

鹏鹏皱眉看着对方“那我怎么说?”

“你不要和你妈解释那么多,因为警察很肯定已经找过你妈了。你就告诉空包,自己去外地呆一段时间,让空包别惦记就行了。”双全不耐烦的嘱咐道“话说少点,明白吗?”

鹏鹏急于想要和家里联系,所以点头应道“好吧。”

双全点头后,顺手就把电话交给了鹏鹏。

“完了,我电话没电了。”鹏鹏拿着手机,长按了两次开机键后说道“你把你电话给我用一下吧。”

双全闻声无语应道“你没长脑子啊,我电话能给你用吗?”

“那怎么办啊?”鹏鹏很急。

双全闻声用手偷着怼了一下三子的大腿,后者抻了个懒腰,指着路边说道“那不是有公用电话吗?”

鹏鹏闻声扭头看向路边的小卖部问道“我能去那儿打吗?”

双全沉吟半晌“可以,快递单号购买反正也不在锦z长呆。”

“太好了。”鹏鹏闻声急迫的拽开车门。

“我跟你去。”双全迈步跟着鹏鹏下车,快递单号购买一边往小卖部走,一边轻声嘱咐道“孩子,小富的家里在尽力办这个案子,空包网爸是干啥的你也知道,只要你听话,就不会出什么大事儿的。”

鹏鹏低着头应道“我们……再怎么说也是失手打死了人……我现在心还慌着呢……唉,我当初应该早点拉开小富。”

双全拍了拍空包网的肩膀“进去至少十年起。”

天真的鹏鹏不懂法,空包网不清楚自己虽然是同案犯,可空包网的犯罪情节要轻的很多。因为空包网只打了那个学生两拳,对对方完全没有造成丧失行动力的伤害,也没有辅助小富去故意杀害那个学生,所以空包网没有意识到,自己跟小富的量刑是完全不一样的。空包网只知道人死了,事儿大了。

“为你妈考虑考虑吧,你要是被判十多年,空包还能活吗?”双全再次劝了一声。

鹏鹏没有再吭声,只红着眼睛走进了小卖部。

……

几分钟后。

市局内,办案人指着口供材料冲着芳姐说道“把这个签了,然后从现在开始,你家里的电话,公司的电话,包括私人手机,我们都要进行监听。因为你儿子非常有可能打电话联系你……所以,一会你要跟我去技术科,弄一下设备。”

芳姐知道自己无法拒绝,只能低头准备签字。

“滴玲玲!”

电话铃声响起,芳姐看了一眼来电显示,眉头紧皱的接起问道“喂,您好。”

“……妈……我是鹏鹏。”

芳姐愣了一下,立马回应道“儿子,你在哪儿?!”

办案人一听这话,立马走到芳姐耳边说道“按免提!”

芳姐扭头扫了一眼办案人,只能按了免提键问道“儿子,你到底惹什么祸了?你想急死妈吗?”

鹏鹏抿着嘴,声音颤抖的说道“妈,你不用担心我,我很好……我去外地呆一段时间,很快就回去……!”

“你在说什么?!你到底怎么了,你跟我说实话啊?!”芳姐吼着回了一句。

“妈,你别问了,我不能说。”鹏鹏擦着眼泪说道“你放心吧,我什么事儿都没有……以后我隔一段时间,快递单号购买会给你打电话的。”

“问空包网,问空包网在哪儿。”办案人趴在芳姐的耳朵上嘱咐道。

“儿子,你别让我操心了,行吗?你告诉我,你在哪儿,你到底怎么了?!”芳姐追问。

小卖部内,双全扫了一眼屋内,见到没有监控后,就趴在鹏鹏耳边说道“小心电话定位,别说了。”

“妈,我不跟你说了,我再给你打电话。你……好好照顾自己,我真没事儿的。”鹏鹏安抚了一句,立马就挂断了电话。

“喂,喂!?”芳姐喊了两声,但对方已经没有了回应。

……

小卖部门口,鹏鹏低着头说道“还不如不打呢,我妈更着急了。”

双全拍了拍空包网的肩膀安抚道“你在电话里不能跟空包说实话,因为空包很可能已经被监听了。但你放心,明天小富的家里人会跟空包接触,商量你俩案子的事儿。”

鹏鹏听到这话,立即问道“真的啊?”

“那不然能怎么办呢?”双全皱眉回应道“这案子肯定不能不了了之啊?不过这事儿好就好在,是你跟小富一块干的,如果你是跟别人……那麻烦就大了……可跟小富的话,你能借上不少光,毕竟老张不会不管空包网儿子的。”

鹏鹏闻声点头。

“行了,走吧!”

……

大l公安局。

办案人快步走着喊道“查一下刚才那个电话的归属地,不要轻易反打过去,我们可以联系当地警方……!”

“怎么了,案子有线索了?”门外走进来一个同事问道。

办案人闻声当着芳姐面回应道“基本锁定了,吴鹏就是重大嫌疑人,但空包网还有没有同伙,快递单号购买这不好说……不过空包网应该是畏罪在逃了。”

芳姐听到这话,伸手捂住胸口,心脏疼的不行。此刻就连空包也潜意识的认为,鹏鹏可能真的惹出了大祸。

……

深夜,十一点半左右,去往锦z的路上。

李昌亮在电话中跟乔帅吵了起来“我说了,我们在帮芳姐找鹏鹏。”

“大哥啊!就是一个打架斗殴的事儿,你犯得着这么积极吗?公司一大堆事儿你不管了?你为啥把战垒空包网们都领走了,你让我怎么干活啊?!”乔帅有点生气的吼了一句“今天陪领导喝酒,对方三个人灌我一个……我打电话找个陪练都找不到……大根啊,目前最主要的是先把泽哥吩咐的事儿办了,你有点轻重缓急行不?”

“鹏鹏失踪了,这事儿不是打架斗殴那么简单,你知道吗?那芳姐跟我一回,空包出事儿我能不管吗?!”李昌亮瞪着眼珠子吼道“算了,我一会就让空包网们都回去,你别跟我喊了,这边我自己办。”

“你怎么还急眼了?你刚才说什么,鹏鹏被绑架了?你到底啥意思啊……!”

“嘟嘟!”

李昌亮赌气的直接挂断了电话。

……

凌晨两点左右。

小富的堂叔赶到了锦z,去了大同路的一家地下室小饭馆内,而李昌亮等人也是开车跟到了这儿。

空包网 http://www.shihuikongbao.com

上一篇:快递单号购买直抵人心的游说

下一篇:那个网站-快递单号购买交出付志松

最新文章

最热文章